商标授權确權中的程序問題态度讨論

高智導讀:商标授權确權案件中,當事人往往十分關注訴争商标實體問題。其實,商标授權确權行為作為一種行政行為,其程序問題亦不容小觑。正當程序原則是行政機關合法行政、保護行政相對人權益所應遵守的基本原則。那麼,在此類案件中商标申請人或權利人應如何維護自身的程序性權利,下面就通過筆者收集的三個案例來總結一下吧。

商标授權确權案件中,當事人往往十分關注訴争商标實體問題。其實,商标授權确權行為作為一種行政行為,其程序問題亦不容小觑。正當程序原則是行政機關合法行政、保護行政相對人權益所應遵守的基本原則。

那麼,在此類案件中商标申請人或權利人應如何維護自身的程序性權利,下面就通過筆者收集的三個案例來總結一下吧。

案例一

隻要未羅列法條,就構成超範圍評審嗎?

申請人:A公司

國際分類:35

image.png

A公司在第35類“廣告”等服務上注冊了“中億寶寶”商标,B公司針對該商标提起無效宣告申請。商評委認為訴争商标構成商标法第三十條所指情形,因此對訴争商标予以無效宣告。

面對商标被宣告無效的結果,A公司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其理由之一為:B公司在無效宣告請求中并未主張訴争商标違反商标法第三十條的規定,而商評委違反法定程序,超出評審請求的範圍,作出被訴裁定,屬于程序違法。

法官釋法

那麼,審理範圍是什麼呢?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标法實施條例》

第五十四條規定

商标評審委員會審理依據商标法第四十四條、第四十五條規定請求宣告注冊商标無效的案件,應當針對當事人申請和答辯的事實、理由及請求進行審理。

在商标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程序中,

(1)基于依申請行政行為的特性,其審理範圍一般以申請人在申請書、補充理由中明确列明的理由及其對應的法律條文為限;

(2)被申請人的答辯事實和理由與上述申請内容有直接關聯的,可以一并予以審查。

“漏審” 、“超審”屬于此類案件中一類典型的程序性問題。

“漏審”是指申請人在商标評審程序中提出了某項評審理由,商評委卻予以漏評。

“超審”是指申請人在評審程序中并未提出某項評審理由,而商評委卻使用該項理由予以主動評審。

關于“漏審”問題,實踐中申請人往往喜歡在申請書中将商标法中幾乎“所有的”相對條款都羅列上,但并未對其所羅列法條相對應的事實及理由進行論述。如果商評委在評審程序中未對其羅列的某一法條進行評述,申請人訴至法院時,便會主張商評委“漏評”,請求撤銷被訴裁定。

那麼,這種所謂的程序主張能得到法院支持嗎?

實際上,商标評審程序中,申請人僅在申請書和補充理由中羅列法律條文,在全文中沒有相關事實及理由論述的,當事人據此主張商标評審部門遺漏評審理由的,法院不予支持。

因為,法院在确定申請人提起無效宣告時的理由時,不光要看其法律條文羅列,還要看其是否進行相應的事實和理由陳述。近期北京高院發布的《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商标授權确權行政案件審理指南》對于這一問題亦是這樣規定的。

本案中當事人主張的不是“漏審”問題,而是“超審”問題。

但這實際上就如同“一枚硬币的兩面”,本案中,縱觀B公司在商标評審程序中提交的《商标無效宣告申請書》,雖其并未列明商标法第三十條,但其無效宣告申請書第四部分為訴争商标系對其相關引證商标的摹仿,并會造成相關公衆對商品或服務來源産生混淆誤認的闡述。

上述内容完全屬于商标法第三十條所規制的内容。所以,被訴裁定的作出不存在超範圍評審及主動引證引證商标的情形。因此,法院沒有支持A公司的程序主張。

案例二

如何判斷提起無效宣告的主體是否适格?

申請人:B公司

國際分類:43

image.png

C公司很是不解,跟引證商标“非親非故”的第三人鐘某怎麼就能對C公司的商标提無效呢?

原來,C公司在第43類“飯店”等服務上注冊了“靓點表妹”商标,鐘某提出無效宣告請求。C公司不服商評委無效宣告,其認為商标法第四十五條明确規定了援引第三十條提起無效宣告的主體為在先權利人或者利害關系人。

而鐘某既不是引證商标的被許可人,也不是引證商标的合法繼承人,不屬于“在先權利人或利害關系人”的範疇。因此,鐘某無權針對訴争商标提起無效宣告,屬于主體不适格,商評委一開始壓根兒就不應該受理該案。

法官釋法

雖然商标法第四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的“利害關系人” 在司法實踐中多表現為被許可使用人、繼承人的形式,但其範圍不應僅限于此,有證據證明與案件具有利害關系的其他主體,亦屬于利害關系人的範疇。

在案證據顯示,引證商标最先由鐘某申請注冊,後轉讓給D公司,且鐘某為該公司的股東兼法定代表人,其可以認定為與引證商标具有利害關系的主體,從而有權依據商标法的相關規定對訴争商标提出無效宣告請求。因此,法院未支持C公司的“主體不适格”的主張。

案例三

外國公司提交的授權委托書應形式合法

申請人:F公司

國際分類:36

image.png

F公司在第36類“資本投資”等服務上注冊了圖形商标,外國G公司委托我國的商标代理機構對訴争商标提起無效宣告請求,獲得了商評委在部分服務上的無效宣告支持。

F公司則認為,商評委在作出行政行為時違反法定程序,未盡到法定的審查義務。案卷中的G公司委托國内商标代理機構的委托授權書上,僅有某自然人的簽字,不能證明該自然人就是G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更為重要的是,該授權書僅為複印件,沒有原件。

法官釋法

商評委所提供的G公司授權國内某商标專利事務所的《商标評審代理委托書》僅為複印件,在F公司對其真實性提出異議的情況下,商評委無法提供原件,對于該委托書複印件的真實性無法予以認可。

因此,在無其他證據進一步佐證的情況下,商評委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G公司對國内商标專利事務所的授權委托是合法有效的。

商評委對此未盡到合理的審查義務,直接影響了F公司的實體權利,屬于嚴重違反法定程序,法院判決撤銷被訴裁定。

從上述典型案例可以看出,程序問題亦是商标授權确權案件中不可忽視的重要部分。

01作為商标申請人或權利人

對于商标申請人或權利人來說,如何主張自己的程序性權利,進而更好地保護自身合法權益,應注意以下三個方面:

首先,應當重視程序問題。如前所述,商标授權确權行為實質上屬于行政機關依行政相對人申請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程序正當原則是行政法的基本原則,亦是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因此,程序上若嚴重違反法定程序會導緻商标行政機關所作的被訴裁定被撤銷。比如案例三中的情況。

其次,應當注意區分程序瑕疵、程序輕微違法和程序違法。從上述三個案例中,可以看出當事人的有些程序主張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而有些則沒有。其原因在于,程序違法與程序輕微違法的法律後果是不一樣的。

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三)項規定:行政行為違反法定程序的,法院判決撤銷或者部分撤銷,并可以判決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為。

行政訴訟法第七十四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行政行為程序輕微違法,但對原告權利不産生實際影響的,法院判決确認違法,但不撤銷行政行為。

最後,可以從是否符合程序正當原則方面進行适當說明。商标授權确權案件應當遵循的程序雖在《商标法》及《商标法實施條例》中有所規定,但商标行政的實踐千姿百态、事無巨細、不一而足。

在法律沒有具體規定的地方,法院會運用行政法中的程序正當原則進行判斷。因此,當事人可以從商标行政機關的相應行為是否符合行政程序正當原則方面進行說理,以增加自己的程序主張獲得法院支持的機率。

02作為商标行政機關

在商标申請量持續高位運行的情況下,作為商标行政機關應當兼顧公正與效率,既注重維護商标申請人或權利人的實體權利,又注重保障其相應的程序權利,使公正、高效的商标行政行為以行政相對人“看得見”的方式實現。(來源:京法網事)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高智網的觀點和立場。

關于我們 尋求報道 投稿須知 廣告合作 版權聲明 網站地圖 友情鍊接 企業标識 聯系我們

高智網在線咨詢

400-8765-105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咨詢在線客服咨詢在線客服
tel code back_top
定制專利/購買專利

行業大牛為您服務 快來咨詢~

4008765105 / 022-60709568